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英米/ABO》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alpha

*下一回开车*

所有人都觉得阿尔弗雷德是个alpha。
活泼、开朗,总是活力四射的。
尽管在这个已经平等的时代,他仍然总被认为是个alpha。
亚瑟的脸贴着阿尔弗雷德的臂膀,鼻尖几乎要碰上那人。薄唇紧抿着、暧昧地摩擦着不过一线之隔的肌肤。温热的气息随着他的吐息一路向上,二头肌、肩头、锁骨,直至最脆弱的颈间。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那处传来了一丁点的微疼。犹如大型的猫科动物一样,亚瑟的犬齿贴在青年的颈间轻轻地交错着、微微地摩挲着腺体的位置,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睁着,那双眼里有着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阿尔弗雷德一偏头就一头栽入了湖绿的汪洋。
亚瑟突然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引得阿尔弗雷德“唔”了一声。天蓝色的眸子不满地望向他,亚瑟轻嗤“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点。”明明是一句问句却硬生生地被讲出直述句的意思,青年的嗓音有些暗哑,湖绿色的双眸危险的眯起,似是有火在燃烧一样,目光灼热地盯着被半压在自己身下的青年。
闻言,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心虚地飘开。虽说亚瑟平时也不会限制自己的行动,但发情期近了,前几天还没有跟他说一声就和基尔伯特那伙人跑去公司附近某间新开的酒吧。虽然说事先有记得喷了抑制剂,可仍是引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麻烦,让某个正在会议中的总裁纡尊降贵地亲自去把人给带出来。
而从那天之后亚瑟就一直没有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眼前,虽然听基尔伯特说他最近忙的焦头烂额,但阿尔弗雷德不免有些焦躁。等到今天青年似是终于得空了,这才有这么秋后算帐的一幕。
阿尔弗雷德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企图离开这有些尴尬的境地,虽然两个人确定关系都好一阵子了,但面对这种窘境他仍是有些尴尬。还没成功脱离就只听见青年的嗓音在耳际低低地响起,然后等到无数句小黄文正宗开头的那句“不要动。”出来时,他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亚瑟那张一向有些苍白的脸泛起微微的红晕,办公室内不知何时弥漫了股淡淡的茶香。“阿尔弗雷德。”青年的嗓音有些压抑,湖绿色的双眼定定地看着对方“你今天出门前喷过抑制剂吗?”
——呃⋯好像没有?认真思考起说出来会不好先被揍一顿的阿尔弗雷德默默地噤声。

明天可以的话就开车!

评论(5)
热度(50)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