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Aph/英中心/最后的盛典》07

“为什么呀?”他的神情似是有些落寞“其实我也不知道。”
然后他站起身,一步步的扶着周边的物品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然后他低头看着阿尔弗雷德,像是要把那再也入不了眼的东西“看”进心里。
“我也不知道。”他再度重复了一次。
阿爾弗雷德微微地張開嘴,但在要開口前终是察觉惯用的安慰是如此的不合时宜,而他可悲的发现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阿尔弗雷德。”他低身,定睛的看着被困在手术台与他微倾的身躯之间的阿尔弗雷德“但每次当我想要杀了你的时候。”亚瑟缓慢的恢复原有的高度,居高临下的看向坐着的阿尔弗雷德“我发现我下不了手。”
男孩发现此刻的青年那双眼睛充斥的情绪是如此的悲哀,他忍不住伸出手,却又在即将碰到对方前收了回来。
“法兰西斯,我自童年结下的孽缘。”青年昂起下巴看向一旁的友人,睐了对方一眼继续说着“认为我对你——有种特殊的情感,或者是良心发现。”他慢条斯理的说着,在最后一句时还特地加了重音,轻蔑的笑了。
他来回踱步,最后停留在原地,再度的开口“——而我,不这么认为。”他的目光透过坐在自己前面的男孩似乎看见了更远的东西“但我现在仍然无法明白那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侧头看见一旁的法兰西斯嗤笑了一声,他以嘴形无声的告诉阿尔弗雷德:噢,哲学家柯克兰正在进行伟大的思考。
少年忍不住噗哧一笑。
被打断沉思的亚瑟倒也不恼,他好脾气地对着阿尔弗雷德笑了笑。
“但现在,我想我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杀了你了。”迷濛的碧眼闪过一道晦暗的情绪,温和的笑意逐渐转成了十足的恶意。
阿尔弗雷德心里一慌,却发现自己在不知何时的时候又被改造的手术台铐住了。
他只觉得眼前渐渐发黑、手上一阵刺痛,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又被注射针剂了。
“噢,我向你保证:不会痛的。”青年低低的嗓音在耳际回荡,少年的内心闪过一连串的恐慌,但连尖叫甚至是开口说话的能力都失去了。
“晚安。我亲爱的阿尔弗。”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青年那双碧眼迷离,再没了昔日的光彩,剩下的只是沉寂。他亲了亲他的额头,但神色却似有些恍惚,似是已经失去了灵魂。而一旁的法兰西斯却不知道察觉了什么上前想一把扶住亚瑟。
在听到“碰”一声之后,阿尔弗雷德的世界也完全陷入了黑暗。

评论
热度(10)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