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英中心/最后的盛典》05


大概剩两章吧
血腥形容有、慎入
-
没有人知道的是——阿尔弗雷德其实很早就醒了。
无论是从那氲氤似的梦境亦或是被营造成“家”的现实。
在那个诡异的早餐时刻的几天过后,他因为一时的好奇心偷偷地溜进了亚瑟说绝对不能进入的书房。
——然后他看到了那东西。
噢、不能说是看到,实际上是我们充满好奇心的男孩儿将书房的东西全都摸过一次——想像自己是个伟大的探险家似的——却真的打开了里面的小隔间。
他一脸兴奋的推开暗门,假装有机关似的、装模作样地以之字形前进,等到空间渐渐变得宽敞的时候。
——他愣住了。
马修正坐在椅子上看著书。
“马修!”阿尔弗雷德叫着兄长的名字,颠颠地跑向与自己长相相似的男孩。
坐着的男孩没有回应——甚至没有一丝动作——当阿尔弗雷德跑到对方面前时,那笑容登时僵硬的挂在嘴角。
“⋯⋯马修?”他伸出手在男孩紫色的双眼前晃了晃,而他的同胞兄长却依旧不为所动。阿尔弗雷德没有死心。“马修。”他再度唤了一次哥哥的名字。然后,他发现,马修那双紫色的双眼有些古怪。
他爬上了木制的书桌,凑近一看。那并非真人的眼珠子,而是一双紫色水晶所制成的“眼睛”。阿尔弗雷德的手触及到男孩的握笔的手上,却没有一丝温度。
那皮肤包覆的地方异常冰凉,他小心翼翼地掀起其中一角,位于皮肤下方的,居然是整块的白玉。
竟是将马修的皮剥了下来包覆在雕像上。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自己好像坠至了冰窖当中。
——这幢房子的主人从来就只有一个。
斯科特的到来提醒他这幢楼房里曾发生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当年的事情,眼底一片晦暗。末了,他站了起来,朝著书房的方向前进。
他似是熟门熟路的摸进了密室,等待他的依旧是坐在书桌前的马修。他维持着当年的模样,在他的身上已经无法看见岁月的痕迹了。
但阿尔弗雷德的目标并不是兄长的雕像,他的目光从那有着金色软发与紫色双眼的男孩身上移至一旁的书柜,他上前去,抽出了其中一个卷宗。
里面的格式像极了医院的病历表,但却又有所不同。上面记载了姓名、性别与年龄,有些的备注上甚至注记了各类的器官。
阿尔弗雷德细细的翻阅着,发现上头记载的年龄几乎都是以12岁以下的儿童,唯二超过的只有注记15岁的本田菊与14岁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而在两人的备注后面,一个写着眼睛、一个写着心脏。
他的心一沈。本田菊这个人他有些印象,之前在孤儿院时曾经看过他跟在一个名叫王耀的商人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觉得自己所看到所了解甚至生活在其中的世界都只是层假象。
他打开了另一边深锁的书柜,亚瑟的密码从来就很好猜——亦或是他根本未曾打算瞒着他过。
阿尔弗雷德有些颤抖的拉开门,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紧紧捂着嘴忍住了尖叫及作呕的冲动。
他晓得那些注记的器官到底是什么了。
然后一声喀哒的声音自背后响起,阿尔弗雷德几乎不敢转过去,低低的叹息声传入耳际,那脚步声愈发地近。
“真是不听话的孩子。”阿尔弗雷德甚至可以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曾敬爱的先生此时必定皱着他那过粗的眉毛。
“你就真的这么怕我?”那含笑的嗓音更加近了,阿尔弗雷德只觉得自己颈间的汗毛肯定没用的竖起来了。
“⋯⋯你!”等到阿尔弗雷德终于找回勇气打算开口质问对方时,他突然感觉到颈间裸露出来的皮肤被一个尖锐的东西狠狠扎进去,他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人带着一如往常的微笑,手里握着的针筒就是造成疼痛的元凶。
“好好睡一觉吧。”那是他陷入黑暗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脑子里挥散不去的是那人温柔地几近残忍的笑意。

评论
热度(9)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