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Aph/好船/国拟/花》

二战元素有

-

南欧的阳光一向炎炽,身着军装的金发青年走过战后空无一人的街道,只余下军靴踏过路面的寂寥。最终那脚步停在其中一幢房子前,青年略略抬頭,湖绿色的双眼微微一眯,扫过了四周那若有若无的窥探,薄唇的弧度小小地勾起,他的手抚上门把。

门“咿呀”的一声就被打开了,微风轻轻地卷起,窗台上一抹不知名的白色小花迎着盛夏的阳光开得盛放。青年看着屋内杂乱的物品,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信步走向沙发上熟睡的身影。

青年身上似是犹带着伦敦湿冷的空气,微凉的手袭上沙发上那人的颈间。

——却突生变故。
有着健康小麦色肌肤的青年翻身反手制住了对方的手,军装青年顺势使了个巧劲将手抽回,拔出了随身佩带的手枪并上了膛。

“呦,是你啊,英/国。”沙发上的青年耙了耙棕色的乱发,翠绿的双眸有着刚睡醒的迷茫、就是没有被枪口指着的惊惶。

见对方这幅样子,亚瑟撇了撇嘴,有些无趣的将枪收回,他勾起一抹讥诮的笑“不请客人喝杯茶吗?这就是西/班/牙的待客之道?”
「得了吧,英/国,亲分家可不像你们一样有一堆繁文缛节要守。”安东尼奥没好气地说着“只有番茄跟蕃茄汁。”

“番茄汁,谢谢。”自诩为绅士的青年无视于对方明显惊讶的眼神,顺手扯了张椅子坐下。

安东尼奥递了一杯饮料给亚瑟“你来干嘛?看看俺现在有多衰?”他一屁股坐在房子里唯一的沙发上,大口的喝着蕃茄汁边这么说道。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所事事吗?”亚瑟说着,视线未曾离开手中那杯鲜红的液体,湖绿色的双眸微垂着,金色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留下一点淡色的阴影。

“不然呢?”安东尼奥翠绿色的眼睛不放过对方脸上一丝的表情,那可能都是一项可以追查的情报。除此之外,自从几百年前那场海战之后,似乎就没有再与对方好好的谈过了。

——毕竟自己也失去了那日不落的资格不是吗?
「——为了佛朗哥将军?”最终紧抿着的唇仍是吐出了曾经上司的名字,安东尼奥的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他们已经逮捕他了。”亚瑟的眼睛一瞬间对上那一样绿的惊人的眼。

“噢,是吗?”安东尼奥的手一顿,没有停止的动作灌进一大口的蕃茄汁“你来通知俺做啥,俺可是战败国啊。要杀要剐不是都该——。”
「谁想要通知你啊。”亚瑟不耐烦的打断对方的话“你也得去。”

安东尼奥沉默了下来,良久,他才说“知道了。”然后他站起身走进房里。过了不久竟是衣着整齐的走了出来。“走吧。”那张一向带着恣意笑容的脸庞此刻却是面无表情。

亚瑟看了对方一眼,眼底一丝不明的情绪一扫而过。

“俺家的钥匙先寄放在你那儿啦,记得替俺照顾窗外那盆小花。”深肤色的男人突然转身,险些撞上后方的青年,他随手塞了一串金属给亚瑟。

亚瑟微微一愣,倒也没有拒绝对方。

“别带回伦敦啊,她可讨厌下雨天了。”安东尼奥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有些发黑的脸色、转身继续走着。

“——佛朗哥将军会怎么样吗?”那人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末了,他继续的说着“算了,你不会回答的。”
“记得替我照顾好小花啊,那是好不容易从小罗维那里收到的呢,别让我回来看到她死掉了。”那人仍是叨叨絮絮的说着。

——谁知道呢。

亚瑟唇角勾起了一抹暧昧不明的弧度。

——谁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好。”

他听到自己温声的回应。

评论
热度(7)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