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特傳/夏千/生命的意義》

他有些不记得第一次见到冬天孩子的情景了。

只是依稀记得冰凉的小手放在软软的颈子上,小小的脸庞有着大大的眼睛与笑容。

他抽回了手。

“盛夏时而妖鬼不出,猛夏之力能碎除所有恶鬼,希望出生在夏季的夏碎能拥持这份力量,让你珍爱的人不再受恶鬼的滋扰。”

从遥远那方、似是歌唱般的女声这样说着,直到现在、在午夜梦回之际仍回荡在耳尖,不断提醒着他存在的意义。

不久,夏天的孩子随着母亲回到老家。

他们失去了联系,在那很久以后,母亲的死亡将他投入了未知的世界。

下葬的那天,他没有哭,却看见那男人与冬天的孩子脸上流下的泪水,从移走到盛葬,在那幽黑的房间中。

他进入了学院,所有的事情比他想得还要复杂多了,如同一只初学飞翔的幼鹰一样,夏天的孩子跌跌撞撞的寻找着生存的法则。

他并没有忘记它存在的意义,如同母亲武装起对父亲的爱恋,他武装起对手足的情感,他并不希望,在他逝去之后,冬天的孩子像父亲一样落泪,或者该说他舍不得。

在伤口转移的那刻,他无比的庆幸──

──『还好受伤的是他而不是冬天的孩子。』夏天的孩子笑了。

望着眼前与自己相似的脸庞,上面有着震惊与泪水,不知为何的,夏天的孩子渐渐的将这张脸与当年小小的脸庞融合在一起,如同平时一样露出微笑,他抚上了手足的脸庞。

“为什么呢......和母亲死去时一样,你与父亲都落泪了?”

替身可以帮一个人挡去一辈子的死劫与灾难,挡过之后,就永远不会再逢杀厄。

──既然冬天的孩子特别虚弱,那就让夏天的孩子以猛夏之力守护着冬天的孩子,让冬天的孩子可以有着千千的冬季年岁,可以在雪野中奔跑着,走过他无法看见的地方。

然而,冬天的孩子同时依恋着夏天的孩子,他坚定的说──

──如果没有夏天孩子的陪伴,那么千千的冬季就算不要也无所谓,从起始至最终,他所想要的......从来就只有夏天的孩子。


#Fin.

评论
热度(6)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