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英中心/名的羈絆》

*黑塔鬼元素有


在懵懵懂懂的时期,他遇见了那两位少年。

亚/瑟/王与梅/林,几百年来他所见过最好的搭档。

而他们将他带离孤独的深渊。

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可以说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之一,他与他们一同成长,孩童变成少年,而他们也一日日的壮大自己的国家,即他自己。

--可是人类终究是如此脆弱的东西。

自己骑士与皇后的背叛,与相识多年的好友决裂,种种的事令那个重视友人胜于一切的人终究无法支持下去了。

曾经在自己眼中那样强大的男人就这么倒下,就像手中的羽毛笔落至地上。

无声无息的。

连少年都可以抱起的男人轻的不像话,就像是随时可以被风吹散一样。

他死死地瞪着床上毫无生气的男人,只能在他胸膛微微的起伏下找寻他还存在这世上的证据。

他的上司怎么可能处在如此的境地,他可是亚/瑟/王,是大/不/列/颠的统治者。

可是事实即是如此,那名将自己拉拔长大的少年的男人,明明只有三十多岁,如今却像槁木死灰一样,在生与死之间苟延残喘。

究竟是什么使这个男人变成这样的状态。

梅/林。他不禁想到曾经那个同样温柔的男人,尽管离开时他言语之毒辣,但他所说的也依旧是事实。

--只是是个亚/瑟不愿意听到的事实。

可是曾经亲近无比的男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管怎么打听也无法知道他的下落。

也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要不是因为亚/瑟的存在,又有谁能让他待在身边二十几年。

碧绿的眼暗了暗,他现在能做的只是陪在他身边等待着死神来迎接他。

思即此,他不禁握紧拳头。

我明明是国家啊,为什么连一个人都救不了。

孤独感铺天盖地的袭来,如同当初亚/瑟和梅/林还没有找到他的时候,只剩下满天的黑暗。

男人临终前拜托他把自己放在湖上,心爱的石中剑则被湖中女神收起来。

然后梅/林出现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载着亚/瑟的小船,走上前去不知道和他说了些什么。


「以后只要你遇到难关,我就会回来帮助你的。」说完这句话男人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就这么闭上了与自己相同的绿眼。

而梅/林则一语不发的陪着自己看着那载着自己曾经生命中心的小船一路顺流远离。

渐行渐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一点他曾经存在的痕迹。

他只觉得自己眼睛和鼻子都在发酸好像要决堤一样,有种不知名的东西正一点一滴的侵蚀着自己。

曾经的二人组只剩下一个,男人沉默了良久,伸出手摸了摸少年柔软的金发「你是他的心愿。所以,请你好好的长大。」温柔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的哽咽。

他拍开他的手,对着错愕的男人低吼着:「如果你早点来就好了。你早点来他就一定不会离开了。」

男人怔怔的看着他,良久才挂起难看的微笑低低的说着:「对啊,如果我早点来就好了。」

先前那种不知名的情绪继续上涌,宛若要让他窒息一般,只想离开这个让他感到凝滞气息的地方,他抿紧嘴唇、转身逃离。

只留下男人伸出的手,尴尬的徒留在空中。


--

进入这栋房子以后,从前的事不断涌上心头,梦醒之后,他才发现早已自己泪留满面,还好其他人都还在熟睡着,不然自己丢脸的样子肯定会被其他人嘲笑的。

他赶紧抹掉颊上的湿意。

--

「不要以国家的名义。就以人类的身体,为自己取一个名字,然后签下同盟协定。」

他们这样说着。

而他想起那人。

「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

他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他要以他的名字拯救自己。

拯救英/国。


一定、一定可以全员逃脱的。

不留下任何一个人、不落下任何一个国家。

的全员逃脱。



‪#‎FIN‬

评论(2)
热度(5)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