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Aph/英中心/最后的盛典(骷髅症)》04

苏哥登场啰

*重度OOC

*病娇、血腥、猎奇有

-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亦非转瞬即逝。当听到门外响起规律的「咚咚」声并有钥匙插入锁内的声音,阿尔弗雷德仍旧没有改变习惯——他迫不及待地开门并探向门外「亚瑟亚瑟,你今天好——。 」那个「晚」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吞了回去。阿尔弗雷德一脸困惑的看着眼前似是还带着外面冰寒空气的青年「怎么是你啊,斯科特。」失望的情绪表露无疑。

「呦,你还在啊。」斯科特柯克兰——有着似火的红发,以及与胞弟形似的碧眼,柯克兰家族特征性的粗眉同样可以在身为次子的他脸上看见— —低头看了一眼只及自己肩膀的金发小少年,思及刚见到他的时候,男孩的身高似乎只到他的腰际,一边嘴角微翘的说了一句「很失望吗?」


「我当然还在啊。」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抱怨着「亚瑟呢?」一边看着斯科特动作流畅的将自己的大衣挂在玄关旁的钩子上,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有些被冻僵的衣服。

「哦,他今天不会来了,不然我怎么会被麻烦来照顾你这小鬼头?」斯科特无比自然地走进客厅「——这个?」他看着眼前仍旧摆好的餐点,但又不像出自法兰西斯的手艺,要说的话大概就跟亚瑟的等级差不多「你做的?」——刚刚进门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十二点了。

「因为亚瑟今天没有说他不回来,法兰西斯也没有来,所以我就想说我做一做等他好了。」阿尔弗雷德状似有些委屈的说着「他今天怎么突然没回来?」

「哦——你要听吗?」斯科特拉长了音,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他坐到客厅里唯一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右脚微微地叠到左脚上,舒服的吁了口气。

「当然。」阿尔弗雷德截断了他的话,转身倒了两杯热牛奶到斯科特面前,并坐在旁边的沙发「有什么是我该知道的而不知道的?」他怀疑的眯起天蓝色的眼睛。

斯科特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面上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那一向下弯的薄唇向上勾起了一点弧度「亚瑟今天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迷了。」

「啪」阿尔弗雷德刚拿起的杯子一个不稳、摔回到桌面上,发出了响亮的声响「——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斯科特的语调毫无起伏,他拿起马克杯喝了一口热牛奶「你刚刚不也说了法兰西斯今天没来吗?」

「为什、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我?」阿尔弗雷德没有起身清理桌上溢出的牛奶,那双蓝色的双眼直愣愣地对向与那人如出一辙的湖绿色双眼。

「我不是来告诉你了吗?」斯科特不耐烦的放下手中的杯子。

「可是——。」阿尔弗雷德张口。

「没有什么可是。」斯科特粗鲁的打断阿尔弗雷德的话「你在这时候除了不添乱能发挥什么作用?」他平静的看着侧面那因为自己的话有些颤抖的小少年,声音没有一丝的变化,他冷淡的说着「阿尔弗雷德,想要别人把你当作一份子就要先证明自己的价值。」

少年噤声不语,眼里的光有些黯淡。

「今天还是亚瑟让我来跟你说一声的。」斯科特继续的说着「不用担心那家伙,死了谁也死不了他。」

少年依旧没有说话,沉着脑袋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伦敦一天到晚都是这么该死的鬼天气吗?」斯科特将杯中的热牛奶一饮而尽,他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明天就可以看到你的亚瑟了,放心吧。啊啊,小鬼头你也不用送了,看起来脸色比那家伙还糟糕。」

他站起来走向门外。

「对了。」他穿好大衣回头看着仍旧跟出来的阿尔弗雷德,他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你还记得你的马修吗?」

阿尔弗雷德全身一僵。

「碰」一声,少年的世界恢复了孤寂。


评论
热度(9)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