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Aph/英中心/最后的盛典》03

*重度OOC


*病娇、猎奇、血腥


*子米依旧恶意卖萌


早晨时分的饭厅十分宁静,仅有餐具轻轻相碰的声音,并非有什么食不言 寝不语的规矩,而是早已习惯成自然。亚瑟喝了一口红茶后切了块肉排准备放进嘴里。

「——亚瑟那是什么啊?」刚喝完牛奶的阿尔弗雷德好奇的发问着,这几个月他也很习惯每到了吃饭时间,隔壁的法兰西斯就会来煮吃的,据亚瑟的说法法兰西斯是他的家庭医生兼厨师,但阿尔弗雷德认为他们之间的默契是朋友都及不上的。法兰西斯一向将菜式分配的很平均,通常只会在份量上有些许不同罢了,看着亚瑟盘里那块多出来的肉排,阿尔弗雷德眨巴着眼期待获得答案「为什么我跟法兰西斯都没有?」

「嗯?好东西呢。」亚瑟停下手边的动作,唇边勾起微微的笑意「阿尔弗想要吃吃看吗?」

「好——」阿尔弗雷德刚张嘴发出了声。

「不行。」一旁的法兰西斯随即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回答,男孩儿不满的鼓起脸颊「你太小了,不适合吃那种东西。」蓝紫色的眼冷冷的看向金色短发的青年,对方仅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既然法兰西斯都说了,那就以后再说吧。」亚瑟对着阿尔弗雷德这么的说着「今天没有什么事,等下吃完早餐我们一起出门吧。」

孩童都是忘性大的,上一秒的委屈转瞬即抛置脑后,阿尔弗雷德欢呼了一声,接着兴奋的坐直身体问亚瑟说「亚瑟亚瑟我们要去哪里?是去找马修吗?我好久没看到他了,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亚瑟选择性地忽略了来自左方法兰西斯那看好戏的促狭神情,湖绿色的双眼微微一眯「你一次问这么多问题我要怎么回答呢?」他半开玩笑的对着阿尔弗雷德说着:「没有要去找马修,你最近又长高了不少,该去帮你买新衣服了。」

「哦。」阿尔弗雷德有些意兴阑珊的坐回位置上「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马修啊?我好想他。」他再度拿起叉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戳着食物。

「会在见到的。」亚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再度切了一块肉排「你该知道的你的兄弟太过聪明了,我们要让他有更好的——教育。」他似乎思考了一下该选择什么样的词语,但亟欲得到兄长讯息的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注意到,法兰西斯则是敏感的皱了皱眉头「所以他只能去别的地方了。」

「所以只要太过聪明就见不到亚瑟了吗?」阿尔弗雷德这么的问着,蓝色的眼睛瞪得圆睁。

「对啊是呢。」亚瑟放下手中的刀叉,微笑的摸着男孩儿的头。

「那我还是保持这样好了,才能一直跟亚瑟在一起——可是马修⋯。」金发蓝眼的男孩纠结着。

「真是个好孩子呢,总有一天你会再见到马修的,会一直在一起的。」亚瑟向阿尔弗雷德做出了保证,又似是带了点双关。法兰西斯的眼角一跳,张了张嘴但却没有出声,有着金色长发的青年就这么沉默的在友人家打发了早餐时光。

「无知的英国人,你到底在想什么?」法兰西斯倚在玄关的墙壁上看着即将出门的朋友,那位天真的小客人早已一蹦一跳的失去踪影「你什么时候对食材这么礼遇了,嗯?」他不无讽刺的笑了「出门买衣服?真敢说。你就不怕引起注意?」

「唔,大概是胆小的法国佬让我觉得如果做什么都畏畏缩缩的也太无趣了吧。」亚瑟边穿着大衣边说着「再说了,食材心情好,说不定吃起来更美味喔。」像是想起了什么,英国人愉悦的笑了。


评论
热度(7)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