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原創/北白川宮兄妹日常/朽夏衍伸物》

当妹妹这个词第一次从书中脱离进入我的生命,那年我九岁。

根据文濑的说法,妹妹是种讨人厌的生物、与弟弟齐名。是个会抢走所有好吃、好玩的,甚至是爸爸妈妈的讨厌鬼。当时文濑一边说着一边玩着妈妈说是妹妹送给我的模型飞机。

随后一本书飞了过来,精准无误的砸在相泽文濑的头上,药师寺诺——我们的班长——嘲弄着一张脸对相泽说着「醒醒吧,你没有妹妹!不要乱教坏桐子。」然后两个人便旁若无人地开着黄腔吵架。让我无法辩解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了个「子」很恶心。

我因此为了他们之间的争吵陷入了苦恼——所以妹妹到底是什么?

妹妹真正出现在我面前是在一个星期三放学的午后。几天未见的妈妈抱着那东西坐在沙发上、轻轻地哼着曾经只属于我的摇篮曲。

我撇了撇嘴,思考着也许文濑那混蛋这次是说真的。接着我凑上前去,看着那白白软软的东西,我有些愣神。

「小桐来跟妹妹打个招呼吧,这是瞳喔。」妈妈温和的嗓音在耳际响起。我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颊,手指间几度张合,我比对了一下手与她的颈子。

——真是脆弱的东西,一用力就会断掉了吧?我心想着。

虽然这样想着,但我仍然收回了手「妈妈我肚子好饿喔。」

然后扯开话题。

-

「——桐子桐子!」那任性的声音充满在整个空间,似有对方不回答就会继续不依不饶的喊下去的气势。

「说过多少次了,叫哥哥。」深怕会吵着邻居,我不得不出声回应。真是的好不容易可以出门了,却又杀出了程咬金。

小鬼头努了努嘴,跟我一模一样的金色眼睛略带挑衅的看着我,与我不同的是她的重瞳是在右眼而我的在左眼罢了。现在任谁一看都会知道她是我妹妹,论样貌而已,她就是缩小版的我。

「你又要跟那些哥哥出门了喔?」好好的疑问句被她理直气壮的变成了肯定句,还暧昧的眨了眨眼。

自从班上那些女人发现这家伙根本就是迷你版的我之后,她们便开始灌输她一些奇怪的想法。

我眼皮不由得一跳、那些人到底教了我妹些什么诡异的东西。

「嗯,对啊。」我努力的保持着面部表情,淡淡的回答她。

「唉唉好吧,早点回来哦。」小家伙状似无奈的摇摇头,我蹲下身拍拍她的头,然后转身打开大门「——不要纵欲过度哦,你还年轻。」我脚下一个跼促险些滑了一跤。

「是谁教妳的?」我回过身,几近咬牙切齿的问到。

「你的表情好可怕喔,快走快走、吓死我了。」一边搭配着近似于捧读的语气,大门在我眼前就这么被关上了。

——浑蛋,被我知道是谁教的他就完蛋了。

-

虽然是下午出门的,但那不过就是个障眼法。我跟文濑他们真正约的时间是在半夜。

自从某一次意外发现学园背后干了些什么勾当之后,我们就开始搜寻些蛛丝马迹。

说是正义感过度也好、过度天真也罢,要我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残忍的事情,可能全部都会因为心理阴影而送到精神病院的。

——搞不好就跟那些被关着的人一样了。

数了数人数,除了少数几个有其他任务在身的人之外,几乎全班都到了。

我跟文濑站在班长旁边,自豪着自己班上人的团结,并开始核对今天的计划。

今天的目的地是A馆的地下室,也就是我们一开始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既然决定要做了,那么就直捣黄龙吧。

我们是这么盘算着。

该说是巧合吗?今天的守备似乎特别的严密。我看到班长跟相泽交换了一个眼神,其实心里大概也有个底了,能够经营起这么可怕事业的人必定不是我们这种十来岁的青少年能够比拟的。

——我们的行动大概已经被看透了。

不妙、实在不妙。虽然正义感有余,但我还是宁愿回家去逗瞳叫我哥哥呢。我开始有些后悔今日的草率。

班长当机立断的比了个撤退的手势,其他同学们也马上机警的离开了。只留下我们三人在原地。

「我们⋯我们还是暂时收手好了。」班长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文濑则是皱起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好啊,刚好最近不知道哪个混帐教坏我妹,刚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勇敢。」我试图多说些旁事好打破此刻僵硬的气氛,却发现那两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开始在憋笑了。

我不禁一阵气恼,敢情刚刚都在看我笑话就对了「笑什么啦,走了回家去、超困的。」


后续待补


评论
热度(2)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