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Aph/英中心/最后的盛典》01

*国人AU

*食人注意

上下滑动了滑鼠,法兰西斯看完报告后神色不豫的看着眼前仍旧边吹着口哨、边装模作样地参观自己办公室的友人。末了,他长长地吁了口气,开口道:“我说粗眉你最近又做了什么,为什么病情又加重了。”明明该是疑惑的语气,法兰西斯却又说得好似“做了什么”不是未知而是彼此的暗号。而那人仍像是没听见似的欣赏着墙上的画“亚瑟柯克兰!”他没好气地喊着对方的名字。

那人从善如流地转过身来,已是青年年纪却有张娃娃脸,使他看起来较同龄的友人年轻了几分,金色的头发微翘,湖水绿的双眼佯作不解的眨了眨,他漫不经心地坐到法兰西斯对面的椅子上,顺势翘起了腿,接着说:“做了什么?”他的尾音随着嘴角的弧度抬升了几分“那可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啊——王耀那家伙可真舍得——虽然是个黑发的,”俊秀的脸上那过粗的眉毛一弯,倒有几分流于表面的慈眉善目“不过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货色呢,哦——就可惜没几两肉。”

法兰西斯眼皮一跳,有些咬牙切齿地说着:“我以为我不在你多少会收敛一点,你该知道以贝什米特那家伙为首的那群小警察还在追踪那几件孩童失踪案的!”

“我已经很节制了呢,”亚瑟的语调微扬,昂着下巴挑衅地冲着友人一笑“你该不会就为了那么些个蠢材才溜回老家的吧,担小的法国佬。只可惜那些上等的食材——你知道的,我那些可恶的兄弟们在不让我展现我过人的厨艺天份上一向是同仇敌忾的——。”

“停。”那位胆小的法国人用他那双美丽的蓝紫色双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不想与你讨论你那显而易见、遭的不能再糟的厨艺问题——别激动,愚蠢的英国人。”他抬手阻止了亚瑟的辩解“那些——食材”他终究是挑了一个不这么敏感的词汇“最后怎么样了?”

“烤着吃呗。半年内我都不会想去用烤的方式料理——闭嘴、伙计。”他粗鲁的打断法兰西斯咕哝着“明明都是我在处理”的言论“那个叫本田菊的日本少年那双眼睛可真是漂亮的不得了呢——跟黑曜石似的——这么漂亮的东西理所当然的应该进入我的收藏品中啦。”青年喝了口红茶“至于那个叫做马修的孩子——。”

“等一下,有两个?”法兰西斯制住了滔滔不绝的英国人“我才离开一个月!两个!你就不怕动作这么大会被他们发现吗?”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事实上是三个。”亚瑟神色不变的修正法兰西斯的话“阿尔弗跟马修是对天使似的双胞胎,为了弄到他们我可是使了不少手段从尼德兰——那個小氣巴拉的荷兰烟鬼——那里弄来的呢。”他在提及荷兰商人时,先是皱了皱过粗的眉毛,让那张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古怪,接着他再度喝了口茶“其实马修那起完全是个意外——我本来没有打算这么早动手的。但我把他的皮弄成了雕像——哦,就跟之前去王耀那儿观光时看到的那个什么蓝玉案一样、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至于阿尔弗嘛,”青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一沈“还是之后再说吧。”

评论(1)
热度(11)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