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鬼月前來場夜遊吧

真人真事


-


有一年的暑假我回到阿嬷家的农场小住一阵子。

堂姐拉着我看了大半夜的恐怖片,影片结束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了。

「哎,这么久没有见,你的胆子怎么变的这么小了?」看着我手上的鸡皮疙瘩,堂姐语带嘲笑的说。

「不、我只是为你日趋低俗的挑选恐怖片的品味感到悲哀吧了。」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啧啧,光说不练嘴把式,不然我们现在出去夜游吧!」堂姐不怀好意的说「旁边那个甘蔗田呦。」

「去就去啊谁怕谁。」我边这么说着一边翻开柜子找手电筒。

「你们真的要去?现在半夜三点耶!而且……」一旁的表弟不可置信的指着时钟看着我们。

「就是这样才刺激呀!要跟不跟随便你。」

出乎意料的是一向胆小的表弟居然跟上了,尽管他在踏入田里之前非常的努力阻止我们,但在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之后只好硬着头皮一起了。

一踏入田里就觉得背脊凉飕飕的,明明没有风却觉得有些微凉将近鬼门开的时节、气氛果然够带感。

身后的表弟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衣角,发出了一声呜咽声。

今天晚上云遮蔽了天空,不见半点的星光,我感觉世界上所以的灯光都在此刻聚集的堂姐手中的手电筒里。

一切仿佛被切了慢动作和静音一样,我听不见半点的声息,所有的动作、手电筒的灯光都慢了下来,像是可以看清楚每一次的晃动。

「姐,还有多久啊……我记得这块田没有那么大啊……」表弟低低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我几乎可以从他抓住我衣角的手了解到他颤抖的多么厉害。

「我也不知道…应该要出去了才是啊……」明明只有一步之摇,堂姐的声音却像是从遥远的那端传来一样的模糊。

恐惧感如同天幕一半铺天盖地而来,明明知道不该,但我却从中尝到了一点兴奋的果实。

真的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所有人都忘记带任何能够知道时间的物品,我们只能在茫茫的黑暗中臆测着时间流失的速度。

一直到天空微亮之后我们才找到出去的路。

就在我们的正后方。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早上五点了,所幸没有人注意的我们三人失踪了一整晚。

只是我一直在思考着:既然出口在我们后方、那我们到底是怎么走的?

这时表弟带着松了口气的笑容,小跑步的向我跑来,他说:「姐谢啦,刚刚一直陪我讲话,让我没有那么害怕了!」

可是、我刚才、一个字、都没说、吧?


评论
热度(1)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