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利艾/繁華落盡》

#半架空有

#OOC有

#肉渣有

#建议搭配BGM:http://youtu.be/iXkqbqzs1U4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


那位有着绿色双眼的青年,在相隔多年后,终于又踏入了这座古城。

迎接他的是村人毫不掩饰的好奇神情,以及一句那名有着灰蓝色双眸的青年,就长眠于此地、他的故居。

——故居。

即使早就猜测到结果,青年的眼里仍是闪过了一丝脆弱。

——虽然他很快就掩饰过去。

村民带着他穿过无数相似的街道,走了一段时间,才到了他们所说的地方。

尽管就外表而言并不起眼,但眼前的房子与这座古城散发着与那位故人相同的气息。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

风卷起庭前落花穿过回廊

浓墨追逐着情绪流淌

染我素衣白裳


木制的门「咿呀」一声地被打开了,青年略为犹豫了一下,仍是鼓起勇气步入庭院。

在门外就可以看到的树,就近一看更显得高大了。

一阵风轻轻地吹过,夹杂在空气中的是与尘封以久的记忆结合在一起的草香,青年这才看到树的旁边有一座坟。

许是因为有树荫的缘故,碑上还有着些微的鲜苔。

青年的眼神微黯,心中仿佛空了一个缺口。

——明明就早已知晓的,不是吗?

一直握在手中的纸被风吹起,落在地上,青年并没有去将它捡起,而是放任着曾经不肯放手的消息染上了沙尘。

纸张已经略略地泛黄了,看得出曾有人不断的拿着它,而上面斗大的字体却是让青年堕入深渊的恶梦。


火光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

别留我一人孑然一身凋零在梦境里面


他倾身蹲在坟前,冰凉的石碑让他从迷离的炎夏里回过神来,如钩般尖锐的凉、却又让他忆起了当日的冰冷。


「艾伦。」那个男人这样的唤着他「……不要、」他曾经认为不会有一丝情绪外漏的男人,第一次让他看到脆弱的一面。

「……对不起。」他别开眼睛,没有对上那令他留恋的灰蓝。

——因为他害怕会忍不住放弃所下的决定。

「你一定要走?」男人看向他,声音里压抑着愤怒。

「对。」他强迫自己保持着面无表情,不让除了平静以外的情绪溢出。

「不后悔?」男人怒极反笑,一步步的逼近他。

「不。」他回答。


「好、」男人笑出声「那总让我们好聚好散吧?」

「你要做什么?」他后退了一步却发现已经被逼入绝境。

「当然是」男人扬起一抹笑「跟你跳完最后一首舞啊。」


他被男人压倒在床上。

「嘶」一声,他感觉身上一凉,刚想挣扎,却发现双手被男人从他衣服上扯下的布绑在上方。

这姿势让他羞耻的不断想要逃离,而男人的手却不断从空隙钻入他的衣服内。

「不要…」他扭动着身体,亟欲逃脱男人作乱的手。

「我真的有那么让你讨厌吗?」纵然含着笑,男人的眼里并无半分的笑意。

「……我、讨…嗯…」就在他要回答时,突然感觉到胸前一痒,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这么淫荡的声音,除了我还有谁能够满足你饥渴的身体?」耳上一麻,利威尔毫不留情的咬上了艾伦的右耳,那些淫词秽语让艾伦的脸涨红了起来。

利威尔眯起他那灰蓝色的双眼,大掌在艾伦身上不断的游移着。

「准备好要跟我跳最后一首舞了吗?」男人笑道。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

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


激烈的情事过后,利威尔紧紧的抱住再没有半分力气移动的艾伦。

「我、我恨你。」艾伦沙哑着声音,看着利威尔。

「恨就恨吧,至少我在你心中有着无法抹灭的痕迹。」男人收紧了双手,毫不在意的说着。

「你……」他想推开男人,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脸上又是一红。

「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男人将他的头按入怀中,不久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愿记忆停止在枯瘦指尖

随繁花褪色尘埃散落渐渐地渐渐搁浅


醒来的隔天,却已经错过了报到的时间,艾伦不经一阵气恼,而身旁空无一人,青年早就在不知不觉间离开了这里。

桌上留着一封信,是男人苍劲的字迹。

上面只有短短数句,交代着少年他会完成他的梦想,要少年等他。

他在那间屋子等待着青年的回来,他要亲口的质问青年。

他并没有等到他所想要的,等待着他的只是噩耗。

——青年在最后一战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报纸滑落在地上。

他闭上双眼,不让眼泪溢出眼眶。

后来他想办法打听到青年最后待的地方。

也就是这座古城。


如果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

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


从那天起,那位英雄的故居多了一名青年在居住。

青年的行程很固定,早上就是将房子打扫一次,因为男人有洁癖;下午便一个人坐在坟边,静静的望着天空,一天就这么渡过了。

曾经有人声称看过一名有着灰蓝色双眼的青年坐在外来者的旁边,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天空,一言不发的渡过。


——若说繁华落尽之后是满城深藏的内敛,那他们又该说是什么呢?


#Fin

评论
热度(1)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