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英仏無明確cp向/电話》

今天海峡对岸那个的男人又打电话来了。

红发绿眼的粗眉男人拿起了电话沉默地听着。

叨叨絮絮的、似乎有着讲不完的话,浓金发的男人不断地说着。

男人拿着话筒听着,却有些出神,直到对方说了句「晚安,亚瑟。」挂断了电话后,才将视线移至手上的物品。

那是一张极简的白色信纸,上头的男人臭着一张脸,有着金色的头发绿色的双眼,以及与红发男人及其相近的粗眉「真是的,连最后一张照片也不好好的拍。」红发的男人对着照片数落着。

到底是要寄出去还是不要。他垂着眼思考着,指尖摩挲过上头烫金的花体字。

诚挚地邀请您参加亚瑟・柯克兰的葬礼。


评论(2)
热度(2)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