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旧时事/英法英/受伤之后》

法兰西斯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人坐在床边。


难得地带起了黑色的粗框眼镜,金发的青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悠哉地看着报纸,安静闲适的样子好似他是坐在国家图书馆内而不是病房里。


「哦,醒啦?」听到了些动静抬起头,那双碧色的眼透过镜面直盯着他,青年似笑非笑的说着「真狼狈啊。」


「哥哥我可是美丽的象征,就算狼狈也一样。」似乎牵扯到伤口,法兰西斯「嘶」了一声,接着停顿了半晌等不到对方回应,只再度开口「你怎么来了?」


「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了,你说我能不来吗?」亚瑟站起身走向法兰西斯,看着对方包扎着的伤口还隐隐透着血丝,他微微地皱起眉头。


法兰西斯的脸色沉了下来「哥哥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他的手紧紧地案在伤口之上,力道大得像是要让好不容易止好血伤口再度染上猩红。


亚瑟静静地看着他「*你觉得——是我们那时候做错了吗?」


「就算是国家也要看着前方,粗眉。」法兰西斯撇开头看向窗外,阳光自大片的玻璃外洒进来,既祥和且宁静,根本无法想像一个晚上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现在的我们就是要让它成为对的事。」


亚瑟沉默了一下「所以说你决定好了?」他看着不愿转过头的法兰西斯。


「哥哥我呀,可是连唯一的戴/高/乐/号都派出去了。」青年轻轻地说着,那双蓝紫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晦涩不明的情绪。


「是嘛⋯⋯那我该走了。」亚瑟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法兰西斯闻言立刻转过头看着他,做出了西子捧心状「居然不多安慰哥哥几句话,粗眉你好狠的心啊。」


「我来本来就只是要告诉你——」亚瑟摘下了眼镜,随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决定加入打击伊/斯/兰/国的阵线。」话一说完,也不等法兰西斯做出回应边一派轻松地转身离去。


「欸诶?」还没消化完前面的话,法兰西斯只能发出几声无意义的词句「等等粗眉你——。」


「还有,」离开房前,亚瑟握着门把,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法兰西斯说「就算你受伤了,过几天的那场足球友谊赛我可是不会放水的。」接着把门关上阻隔了接下来会发出的噪音。


「谁说哥哥我会输了,就算带伤上阵也要把你打得落花流水!」果不其然,再关上门后的不到十秒钟内,房内便传出了诡异的吼叫声。


*很多人都认为中东的恐怖组织会诞生的原因是起先于一战后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瓦解,而后她的领土没人管理,于是代交给英法两国作为托管区,再加上新帝国主义的殖民影响,以及后来美国在中东引起的战争,导致他们的崛起。


评论
热度(1)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