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皇权project/Chapter 1・觉》

(血腥慎入)






这是一个黑色的梦。


婴儿咬住刚刚还环抱着他的母亲,小小的嘴扯下大块的肉,嘴角染上丝丝的殷红。女人尖声的嚎叫着,吃痛着大叫、努力想将用力巴着自己的孩子扯出怀中,婴孩被甩至地上却丝毫不哭,挣扎着努力爬向女人,对着裸露出来的脚踝又是一口。一点一滴的、蚕食他的母亲。


年迈的老人一嘴咬下年轻护士的右臂。 「喀哒」一声,白色的墙壁染上了猩红,握在右手中的体温计应声落地。


苍白的人群仓皇地窜逃着,尖叫声像从水面上方传来似的模糊,却又像光影落下之时一样,让人睁不开眼去看向前方。


黑发蓝眼的少女堵在路中央,却又不似被吓至无法移动一样,更像是静静的观察着。


经过的人群发出的惊叫声似是传入她耳内又似是没有,人群是灰色白色的,发出的声音像经过处理一样,一切就恍如黑白电影不带着任何的真实感。


比起演员,她更像这出戏里的观众,一切似乎像与她有关,又像是干她何事,她就这么像个旁观者一样却突兀地站在戏的正中心。


她蹲了下来,向正在追逐着人的男孩伸出手,男孩停下脚步,迟疑地回过头,歪歪地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丝的人气,死气沉沉的、呆滞。


接着,小跑至她身旁,像只待领取奖励的幼犬一样昂着头看向她,女孩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她有些懵了,却又像是懂了。


慢慢地,她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从善如流地揉了揉男孩的软发,接着放他离开。


——哎呀呀,好像一不小心就立在金字塔的最上端了呢。女孩舔了舔嘴角,像是尝到什么珍奇的甜品一样。


 


经过镜前时偶然地发现颈后有块印记,夏梨将墨色的长发撩起,上头的字样是阿拉伯数字的零。


她抿起双唇,脑中闪过了断断续续的记忆,却没有一条线能将之串起,她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最后果断放弃纠缠这些模糊的记忆、去找些能让自已生存下去的东西。


 


夏梨坐在斑驳的白色墙面半低着头耍弄着眼前的枪械,小刀散落在一旁,背包里鼓鼓的是足够支撑两个礼拜的干粮。


哦、以及几摊黑色的血。那是刚才在用丧尸当标靶试手感的时候所留下的。


夏梨咂咂嘴,托起枪管寻找下一个标靶。


——找个能移动的好了。


樱色的唇瓣扬起了一抹笑。


 


 


大概是连上天都眷顾吧,所谓的心想事成。


夏梨靠在围墙上,枪孔对着那个被看上去是个青年的丧尸追逐的中年男子。


「呦。」她出声引起了那人的注意。


「——救」男人一边跑一边结结巴巴的喊着「救救我啊!」时不时的回头看那离自己不足一公尺的丧尸。


「好。」夏梨笑着回答,只见男人状似松了口气。


「快啊——啊!」那声「啊」还没喊完,音调瞬间高了八度成了惨叫。


『砰』一声枪声划过的空气。


夏梨翻身下楼,才刚清理干净的长靴鞋底经过的地上是令人触目惊心的腥红。


她踢了踢那人确定他已毫无声息,踩在脚下的那张脸死前仍是一片惊恐,却让夏梨忍不住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哎呀呀,都救你了还露出这种丑陋表情,真是不知感恩呐。」她蹲下身拍了拍尸体的脸。


而趴在那人身旁的「青年」终于肯抬起头来给少女一个正眼。


那是一张男性人类青年的脸,大约二十岁上下。


或者该说、曾经是人类。


那双呆滞无神的黒眼直勾勾地看着她、嘴边还有着没吃干净的糊状物体,就像个天真的孩童。


——若是撇除掉那糊状的东西是那已然死去男人的脑浆的话啦。夏梨的嘴角微翘,似是有些不厚道的愉悦。


要用一般科幻小说来说明这生物是什么的话,最简捷有力且贴切的名词就是——『丧尸』。


人类疯狂地进行研究后,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自视为万物之灵的人至今所尝到自己所酿的、最大杯的苦酒。即使比起目前存在世上的人类的数量来说,这东西实在不算什么,但在一开始猝不及防的迅速传染之后,生存者的数量消失得过于迅速,致使现在的人类存活数跟这东西的数量大致上也差不多。这生物变成了史上最大的威胁。虽然说这项实验也带来所谓的「超能力者」这项好处,但那种人只能算是少数中的少数,更遑论有些人的能力根本没有用处。


人类捏碎原在丧尸脑中取代脑浆的「晶核」可以为自己的程度带来一定的强化;同样的丧尸吞掉人类的脑浆也可增进自己的智力、速度甚或防御力。


其他的话嘛——反正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在吃与被吃之间的关系而已,极端化好像也并没什么差别。


收回因为在发呆而停留在死人身上过久的视线,夏梨将目光转移到那东西身上,不看他没有表情只专注于吃上的话,就他能逮到一个成年男子,看起来倒是还不错。


夏梨伸出手拿着小刀戳了戳眼前的丧尸,而对方却也毫不反抗任人玩弄,反而是挺人性化的对着夏梨咧嘴一笑,但嘴里没吃干净的脑浆又流了下来。


女孩被这『笑容』吓的手一抖,差点失手拿刀子戳烂对方的脸「你就叫呆毛好了。」僵尸当然不会反抗,只留夏梨一个人兀自在原地得意地笑着,暗暗佩服自己无与伦比的眼光和取名能力了。


 


 


一声在寂静中格外清晰的呜咽吸引了夏梨的注意,她看向发出声音的那个堆满杂物的角落。


倒是个不会被攻击到的地方,若是选在这个地方的人不是非常聪明就是超级幸运。


——甚或两者兼具。


基于好奇心的唆使,夏梨命令呆毛原地不动,而自己则是满脸愉悦地漫步上前把杂物搬开。


但真正看到躲在底下的实体之后,夏梨才觉得很失望,是个白皙漂亮且看起来有些病态的少年,而且还是昏迷的。


夏梨嘴一撇,怎么就不给个萌妹子呢?一定是老天太嫉妒她这个人生赢家了。


与此同时的是少年发出了个嘤咛声似乎要醒来了。


哟,也太忒巧了吧!装死装晕也不装得像一点。夏梨不屑的撇了撇嘴,转了转手中的小刀。雕花的餐刀被抛起又落下,离少年细细的颈子只有几公厘而已。


「早安啊美人儿,睡得可好?」浅蓝色的眼睛带着丝丝的挑衅,对上了少年刚睁开后迷茫的绿眼。


评论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