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孤城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皇权project/楔子・伊始》

就像传说中的棺刑一样,在黑暗中漫无目的的浮游着、等待着。


等待。 ㄉㄥˇㄉㄞˋ。漫长的等待。是令人恐惧的、害怕的、烦躁的。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等待无疑令人感到窒息。


像是被抽干力气一样混身动弹不得,只能在黑暗中沉默着、等待着。


然后一点一点地、陷入绝望。


——不该是这样的啊啊啊啊!


尖叫声在脑海里打转着,这明明只是个小小的药物实验不是吗不是吗不是吗?


说好的睡了个觉就可以得知他们的实验品有没有用的!


我果然太天真了,就这样自己朝死亡的门上撞去。


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陷阱。为了诱使小白鼠所设置的高级陷阱,高级的鱼饵,换来条不长脑的大鱼。


——愚蠢至极。


又哭又笑的,快要发疯了一样,这鬼东西比棺刑更可怕,比水牢更阴森,置身于窄小空间的我,无力地在黑暗中飘荡。


无法寻求、一点的踏实感。


如同蜘蛛网上的猎物,每一次的晃动都是恐惧。


好像被放逐一样,好像被抛弃一样,恐惧的爪牙正在不知不觉中揪住心脏,不能呼吸、无法呼吸,在窒息中不断的挣扎着。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还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实验计画吗——?


谁来救救我。


无声地喊着那人的名字——快来救救我。


求求你、赶快来救我——。


带我离开这所谓的黄泉——。

Google 翻译(企业版):译者工具包网站翻译器全球商机洞察


评论

© 白水孤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