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生存证明
英米深夜玩具车
那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足弓处。阿尔弗雷德察觉了对方的下一步,试图把脚收回,却被那只白皙修长的手给紧紧握住。感觉脚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介于少年和青年年纪的人闷哼出声,“别⋯脏⋯”他似有若无地听到一声哼笑。柔软的双唇顺着脚踝、小腿,那手如蛇紧贴着湿润的泥土而上,舌尖擦过肌肤留下蜿蜒的湿痕。
最终停留在大腿根部。对方似乎对这处情有独钟,指尖来回地摩挲着,只有他知道这个外表禁欲到一丝不苟的绅士左腿根上有着多么荒唐的印记,“不如在这里也下个标记吧。”男人偏头,半眯着湖绿色的双眸,侦询意见似地问着。灿金色的头发因为动作的缘故轻搔着肌肤,引起微痒。
这一句话所带来的背德感从脊椎处一路刺激到头皮,阿尔弗雷德的手臂微微地起鸡皮疙瘩,腰软得一塌糊涂。
他轻轻呜咽着

没了x
我就只是试试到怎样的程度会被禁而已

评论
热度(3)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