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日羅

吃粮、堆文用帐号
湾家人,高三党,学测战士
一颗堕落到不行的雪球。
日常拖稿,称呼阿瞳即可!
头贴图感谢雙生@伊比利亚大山猫💓

【延禧攻略/帝后cp】三月十日帝夜半惊

乾隆五十五年,时余夜侍于帝侧,一日夜半上遇魇,彷佛听得『容音』二字。未至三更天,上摆驾长春宫,暮春三月皇城犹雪,余恐帝因风受凉再三劝戒,龙颜不豫,命左右退出长春宫,独自枯坐于庭中荔枝树下至天明。次日,上赋诗于先皇后陵前,言:平生难尽数,百岁妄希诞。夏日冬之夜,远期只廿年。
时值三月十日,孝贤纯皇后忌辰前夕矣。
-
胡乱瞎写的文言文,不要考究!

是我们叶叶小宝贝了

生存证明
英米深夜玩具车
那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足弓处。阿尔弗雷德察觉了对方的下一步,试图把脚收回,却被那只白皙修长的手给紧紧握住。感觉脚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介于少年和青年年纪的人闷哼出声,“别⋯脏⋯”他似有若无地听到一声哼笑。柔软的双唇顺着脚踝、小腿,那手如蛇紧贴着湿润的泥土而上,舌尖擦过肌肤留下蜿蜒的湿痕。
最终停留在大腿根部。对方似乎对这处情有独钟,指尖来回地摩挲着,只有他知道这个外表禁欲到一丝不苟的绅士左腿根上有着多么荒唐的印记,“不如在这里也下个标记吧。”男人偏头,半眯着湖绿色的双眸,侦询意见似地问着。灿金色的头发因为动作的缘故轻搔着肌肤,引起微痒。
这一句话所带来的背德感从脊椎处一路刺激到...

《英米/ABO》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alpha

亚瑟.柯克兰常常被认为是个beta。仅从外表看来,他从来就不像是一个广大社会群众所认知的那种,身强体壮的alpha、甚至可以说看上去有些文弱。不过那些在商场上曾与他交过手的人们纷纷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若是见过他隐藏在绅士面孔之下的冷酷无情以及被他毫不留情面的打压过,再没有人能够反驳说他并不是一位道地的alpha了。
阿尔弗雷德此刻再同意不过了,压在他身上的人将平日温和优雅甚至到疏离的外皮一把撕开,露出张牙舞爪的内里。omega在接近发情期时就算喷着抑制剂都能引起小小的骚动,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
他从未见过眼前的青年这幅模样,一向冷静自持的绿眸染上情欲的色彩,犹如塞壬的歌声吸引着路过的船只向下...

《英米/ABO》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alpha

*下一回开车*

所有人都觉得阿尔弗雷德是个alpha。
活泼、开朗,总是活力四射的。
尽管在这个已经平等的时代,他仍然总被认为是个alpha。
亚瑟的脸贴着阿尔弗雷德的臂膀,鼻尖几乎要碰上那人。薄唇紧抿着、暧昧地摩擦着不过一线之隔的肌肤。温热的气息随着他的吐息一路向上,二头肌、肩头、锁骨,直至最脆弱的颈间。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那处传来了一丁点的微疼。犹如大型的猫科动物一样,亚瑟的犬齿贴在青年的颈间轻轻地交错着、微微地摩挲着腺体的位置,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睁着,那双眼里有着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阿尔弗雷德一偏头就一头栽入了湖绿的汪洋。
亚瑟突然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引得阿尔弗雷德“唔”了一声。天蓝色的眸子不满地...

【男神x你】我爱你,不论你康健或烦忧01

*私设:“你”的身体有些小毛病、大部分都不是很狗血的那种x

01叶修
『锵。』的一声想起,原本靠在厨房边等着端盘子吃晚餐的叶修连忙冲到你身边。
“烫着没有?”也不等你接话就拉起你的手往水龙头下冲,果不其然,你的右手背早已红了一片。
本就心不在焉的你愣愣地看着叶修握住你的那只手。你一直都知道男人的手是联盟出了名的好看的,而相较之下,你的手背上的细纹有些明显,还因为小时候意外烧伤而有些肤色不均。刚刚烫到的不分似乎没那么疼了,你目光微垂,挣扎着要把手抽回。
一直注视着你的叶修当然注意到你的情绪有异,同时也怕你动作太大会碰疼了,并没有抓住你的手,他反身从冰箱拿出冰块按在你伤处上。
“等我一下,我去替你拿件外套,咱...

《可以,这很英米——一份活泼正直不失严肃的群宣》

我也想要加英米群啊啊啊啊啊
可是我不會用嚶嚶嚶嚶嚶 [生無可戀.jpg]

瘾者M:

Life is not a song:





  感谢各位老师,感谢各位同学,同样感谢各位总裁爸爸,更重要的是感谢积极产粮的你们。
  得以在这个圈子与你们相遇,实则我们万分的荣幸。


  阿西吧好久没说官话简直一点都不熟练了【???



  肥肠想搞个大新闻,你们快配合我。







  简而言之这就是个英米群,...

《Dover日賀文/英仏/国擬/时间的长河里残留了太多的沙——等到清除了心上的痕迹只余下破碎的他。》

*军官英x舞娘法
*其实这只是片段而已

亚瑟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床上的那人似是没有听见的仍旧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今天还是老样子吗?”他偏着头,轻声的询问着一旁的仆人。
“是的,先生。”年轻的女性先是顿了顿“波诺弗瓦先生打一开始就维持这样的状态。”
一直静默的人不知何故突然的将目光转移到亚瑟身上,紫蓝色的双眸一瞬不眨的迎向湖绿色的双瞳。
“呦。”亚瑟勾起一抹淡笑,示意旁人离开房间之后便迳自地走向床边“醒了。”那句似是疑问又似是肯定的话,无端端的带着一抹笑意。
法兰西斯依旧不发一语,看向亚瑟的目光带着晦暗不明的情绪,像是想要发怒又似是找不出一个宣泄的出口。
“——你。”他张了张嘴,却又发现自己不知道能够拿什么立...

《新詩/無名》

我在圆圆转圜之处遇见了她
我不敢武断的向人说明她的模样
那彼岸花开的冶艳
噢 该死的无法形容才对
那血淋淋的美 她被人斩断了头颅
滴滴答答的 我想我能听见她的声音
吵杂的警报声自远方传来
啪嗒的打断了她的宁静
打断了那条线
噢 那条连接起现实与虚幻的线
亲爱的目击证人
你瞧见她的尸体了吗
我想写诗
但我想她已死
噢 可怜的女士 能否告诉我你的芳名?

停更通知、大概

即日起,《英中心/骷髅症(最后的盛典)》与《海英贵族法/未命名》及其它英相关cp将会暂停更新直至英诞前十日左右(大概x)
期间仍会写其它cp,停更只是纯粹怕我英诞没文更(x)也欢迎推cp啰,目前排定日程有:普洪、菊湾、初恋等

1 / 2

© 縛日羅 | Powered by LOFTER